晞凡

墙头众多,杂食党+博爱党+西皮洁癖。
只要活的久,什么糖都有

【亲子分】《Swee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傲娇的子分超可爱!!!!!!!感谢大大发糖!!!!!!

Clown.:

*非国拟,夹带普奥私货 
*一个迟钝,一个傲娇,我想这恋爱是没法谈了[拍砖] 、


@大写的透明  菇凉点的亲子分,请收好www
 ------------------------------------------------------------ 


   罗维诺最近爱上了一位顾客,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即使店长罗德里赫义正言辞地告诉他很多遍,每位顾客都是上帝,你不能不理会其中的任意一个。罗维诺还是每每黑着一张秀气的脸来到那一桌前,干巴巴地向那个银毛问道:“喂,要吃些什么?”刻意忽略另一边绿眼睛的家伙向他投来的目光。他怕一回头,脸就会红得像番茄一样。 
 


 “诶,小罗维,今天那个小少爷没来吗?”银毛咋咋呼呼地,“还是老样子就行,本大爷要一份抹茶慕斯,给安东来一份提拉米苏。” 
 
 
  “他是为了躲你这个混蛋才让我来点单的,”罗维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咖啡要么?” 
 
   他知道那个拥有着漂亮的绿色眼睛的家伙叫安东尼奥,是个不爱吃甜食的西班牙人,可还是每周六都会陪好友光顾这家名叫Sweet 的甜品店。他要的提拉米苏罗维诺会亲自动手并且多放咖啡和朗姆酒。 
 
   可每次罗德里赫因不愿意面对那个神烦的叫基尔伯特的银毛的时候会叫他给这桌点单,罗维诺总是克制着自己不要因为愉悦而呆毛上翘的过于明显,然后黑着脸来到那一桌前,别过头去不看安东尼奥。 
 
  


   等到甜品和咖啡都端上来后,罗维诺转身去招呼别的客人,可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向这边瞟,飞快地看一眼生怕被安东尼奥发现又马上低下头去看菜单。




“嗯,还是一杯拿铁一杯蓝山。”基尔伯特随口答道,仍然一心想要打听罗德里赫的情况,“小少爷上次不是感冒了吗?好了没有?事先说明,本大爷可没兴趣捉弄一个病怏怏的小少爷!”




“早就好了。都说了他只是不愿面对你这个笨蛋先生而已。”罗维诺一边回答他一边在记账单上写着,他想赶快离开这里,安东尼奥这个混蛋为什么总是盯着他瞅?!




“等等,罗维诺。”自进店以来还没有说过话的安东尼奥突然开口叫住了转身欲走的罗维诺。罗维诺被他吓了一跳,随即又在心里埋怨,见鬼,为什么从那个混蛋嘴里说出来就格外的好听?




“俺今天不要蓝山,俺想喝焦糖玛奇朵。”安东尼奥弯着绿眼睛对罗维诺笑。




   罗维诺感觉到脸上的温度在飞快上升,他虽然有点疑惑不喜甜的安东尼奥为什么突然会改变口味换了这么一杯甜度较高的咖啡,但再待下去,他的脸就要红得滴血了。所以他赶紧撂下一句硬邦邦的“知道了”,然后飞快逃离,把安东尼奥疑惑的问句甩在身后——“罗维诺,你是发烧了吗?脸怎么那么红?”




   天杀的,那个混蛋笑得那么好看是要发春啊岂可修!笑得再灿烂也不会给你免单的!哼,你才发烧了呢,老子只是因为店里空调温度太高热的而已!我才不喜欢你这个西/班/牙混蛋呢!我才没有盼着你来呢!




   罗维诺愤愤的想着,手一抖,马斯卡朋起司就撒到了碗外。一旁躲在厨房里做抹茶慕斯的罗德里赫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说:“罗维诺你这是怎么了?发烧了吗?脸为什么那么红?”罗维诺闻言,手里的吉利丁片就全扣在操作台上了。




   




   虽然理智阻拦自己不要这么做,但结账的时候,罗维诺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是焦糖玛奇朵?”




  一直没能见到罗德里赫的基尔伯特蔫蔫的,可是听到罗维诺的问话还是嘴快的回了一句:“小罗维你大概不知道,安东这个家伙今天被人表白了,心情好所以也想换个甜蜜的口味咯!”




  罗维诺猛地抬起头来,牙齿不自觉的咬紧了下唇,茶褐色的眼睛也睁得大大的,有点眼力的人都能从里面读出满满的不可置信与伤心失落。他望向一旁因恶友的话而有点慌乱的安东尼奥,希望能听到点什么,解释也好,承认也可以,什么都行,他只想听到安东尼奥说话。




   安东尼奥收到罗维诺的目光,歉然一笑,“罗维诺,别听基尔瞎说,告白只是一个误会,俺有喜欢的人了。”他刚说完,就发现罗维诺的表情已经僵住了,又赶紧补充一句,“是真的,俺是因为发现俺喜欢的人也喜欢俺所以才心情好的。”可是他注意到自己后面这句话让罗维诺彻底黑了脸。




   罗维诺面无表情地狠狠把找剩的硬币拍在柜台上,沉声道:“谢谢惠顾,出门左转,慢走不送。”说完他就低下头去,一颗心像是沉到了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被冰冷的寒意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该死的,他竟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他妈的真是丢脸的自作多情……愚蠢而天真地以为不爱吃甜食的他每次来店里也许有那么一点点是为了自己,结果被人家泼了一头冷水。自己又是脸红又是多问,说不定他早已经把自己从头嘲笑到脚了……去死吧混蛋安东尼奥!老子才不喜欢你呢!




   罗维诺气愤又绝望的在心里痛骂自己,可这一点也没能让他糟糕的心情好转,反而把眼圈憋得通红,最后还是忍不住了,眼泪嘀嗒嘀嗒的落在了点单的本子上,晕花了“烙印”*的墨迹。




   罗维诺自顾自地哭得伤心,他听到一个慌乱又紧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即脸上的眼泪又被温热的手指抹去,“罗维诺你别哭啊!你怎么了?是俺惹你生气了吗?你不要再哭了,俺会心疼死的!”那是安东尼奥的声音,那个害他伤心的罪魁祸首。




   罗维诺愤怒地一把挥开他的手,带着哭腔说:“不用你假惺惺地可怜我,混蛋!老子就是他妈的喜欢上了你!结果你还有了喜欢的人,我他妈的……呜……”罗维诺说不下去了,他开始啜泣起来。




   可他马上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拥住了。他闭着眼睛,眼泪不断地流淌。他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捧了起来,温热而柔软的唇不断地落在自己的眼角上、鼻梁上、脸颊上,充满怜惜的吻掉了眼泪。




 “睁开眼睛,罗维诺,看着俺。”安东尼奥的声音温柔又动听,使赌气的罗维诺不由自主的睁开眼,茶褐色的眼睛因为哭过所以水气氤氲,连眼角都是红彤彤的。然后他就撞进了一片春天的湖泊,清澈而灵动的绿色包裹住他,让他控制不住的沉溺在其中。




 “听着,罗维诺,俺喜欢你,喜欢得快要死掉。所以,别再哭了,好吗?否则俺一定会心碎而死的。”安东尼奥搂着他,把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他看着罗维诺缓慢地眨眨眼睛,带了点惊讶与欣喜的模样。




   安东尼奥情不自禁的微笑:“好了,罗维诺,现在可以给俺一个吻了吗?”




   话音刚落,他的唇上就收获了另一双柔软的唇。稍后,他品尝到了这世界上最甜美的味道。




————Fin


*Macchiato意大利文,意思是“烙印”和“印染”,中文音译“玛奇朵”。




普奥小剧场:


罗德里赫(扶额):罗维诺你们注意影响好吗?店里还这么多顾客看着呢。


基尔伯特:啊,小少爷你不会是又迷路了把?本大爷等你好久了!


罗德里赫(惊):大,大笨蛋先生!(逃)




阿C有点废话要说:其实我觉得最后那里罗维诺一定不会乖乖亲上去的,但是为了一个甜度高的完美结局,我还是这样写了。子分要是一直这么傲娇下去可是会错过迟钝的亲分的爱情啊!看多了亲分暗恋的,偶尔换换口味看一下小番茄深陷情网吧。以及,没忍住夹带了普奥私货,不萌这对儿的菇凉抱歉啦!


最后,请大声的告诉我,甜不甜?!!



评论(1)

热度(61)